酚醛泡沫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酚醛泡沫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股价一飞冲天全靠押中大片这次会怎样

发布时间:2021-10-25 10:20:52 阅读: 来源:酚醛泡沫板厂家

股价一飞冲天全靠押中大片!这次会怎样?

股价长期萎靡下跌,但每到发新片时都会涨一波——这是北京文化的“炒股”攻略。今天,这公司又涨了,还是因为要发新片——由张艺谋担任总监制,宁浩担任总导演,张一白担任总策划的电影《我和我的家乡》。

作为国庆档期《我和我的祖国》的姊妹篇,《我和我的家乡》采用集体创作方式,共有5个小故事组成。这次公布的预告片是5个故事中的《天上掉下个 UFO》,这部分由陈思诚导演,黄渤、王宝强、刘昊然主演。

去年,《我和我的祖国》在国庆档表现抢眼,最终斩获31.7亿票房。此次,《我和我的家乡》高调发布,引发业界甚至资本市场的关注。

作为《我和我的家乡》发行方之一,北京文化8月13日再度上攻,盘中涨幅一度接近7%,最终收于8.44元/股,涨幅为4.2%。

与“中国喜剧梦之队”合作

《我和我的家乡》之所以备受关注,与其豪华的导演阵容密不可分。

《我和我的家乡》的导演阵容堪称“中国喜剧梦之队”,张艺谋、宁浩、张一白、徐峥、陈思诚、闫非、彭大魔、邓超、俞白眉九大导演汇聚了华语影坛的中坚力量。

电影由张艺谋担任总监制,宁浩担任总导演,张一白为总策划,仍由五组导演拍摄。

北京文化6月30日发布公告称,公司召开董事会,审议通过了《关于签署电影<我和我的家乡>联合发行协议暨关联交易的议案》,同意公司与坏猴子文化签署《电影<我和我的家乡>联合发行协议》,公司与坏猴子文化联合行使电影《我和我的家乡》发行权利,坏猴子文化负责垫付部分宣发费用6000万元。

双方约定,坏猴子文化联合发行代理费为授权宣传发行地区实际发行收入的5%。北京文化负责影片在中国大陆地区范围内院线票房统计及回款工作,由其对其他投资方完成最后结算。当影片实际发行收入到达甲方指定的账户后,抵扣和分配顺序如下:

取得院线发行收入时按税法应缴纳的各项税金;

发行方收取发行代理费;

院线发行奖励款及网络售票票务补贴预算金额及IMAX费用;

宣发方按垫付比例回收垫付的宣发费用;

甲乙双方确认的相关成本;

投资方按投资比例回收投资成本;

投资方按投资比例分配剩余收入。

北京文化在2019年年报中披露,2020年将推出《你好,李焕英》《沐浴之王》《749局》《封神三部曲》《我和我的家乡》等影片,在《我和我的家乡》中,公司的合作方式为投资、宣发。

多次押中爆款股价妖性十足

数年来,北京文化股价持续大幅下跌;但短期看,曾因押中《战狼2》《我不是药神》《流浪地球》等爆款影片,公司股价也有过多次阶段性上涨。

2017年7月27日,《战狼2》上映,成为震惊业界的黑马:上映4个小时过亿,25小时过3亿,46小时过5亿,上映5天突破12亿。

最终,《战狼2》以56.81亿元收官,雄踞国产电影历史最高票房纪录。

随着《战狼2》票房不断上升,北京文化也获得市场追捧。2017年7月27日至8月7日,北京文化大涨56%,多个交易日涨停。

类似的情况还发生在《我不是药神》《流浪地球》上映时。

2018年7月5日,《我不是药神》上映,最终票房超过30亿元。北京文化表示,其参与了《我不是药神》的投资、营销和发行。

这次,北京文化股价同样大涨,7月3日至6日,公司股价大涨44%。

到了2019年2月,《流浪地球》上映,虽然影片依然大卖,可对市场的刺激作用却不如之前,在影片上映期间,北京文化只收获了一个涨停。

自身问题缠身爆款难拯救

虽频频押中爆款,可北京文化的业绩却不怎么亮眼,股东也是一再减持。

2016年至今,北京文化归母净利润持续下滑,2019年甚至出现了23.06亿元的巨额亏损。公司表示,由于全资子公司世纪伙伴和星河文化经营业绩下滑,计提了相应的资产减值准备和商誉减值准备,最终导致出现大额亏损。

不过,从公司对交易所问询的回复中可以看出,公司押中一两个爆款,并不能保证整体业绩良好。

2019年,北京文化电影业务的毛利率为11.85%,较上年同期下降30.06个百分点。

对此,公司解释称,除电影《流浪地球》取得较高的票房收入外,其他电影项目票房未达预期,同时因《流浪地球》题材为科幻电影、上映档期为春节档,其制作、宣发成本高于上年同期电影业务整体成本,营业成本同比增加131.55%,因此电影业务整体毛利率同比显著下降。

2019年度公司电视剧网剧业务毛利率下降1814.48%,主要因为报告期内电视剧网剧业务原管理团队流失且未新增核心创作成员,相关影视项目终止开发而结转成本,导致业务成本较上年同期增加176.50%,业务收入较上年同期下降95.51%,因此电视剧网剧业务毛利率同比大幅下降。

2019年度公司艺人经纪业务毛利率下降4.69%,主要因为报告期内受影视行业监管政策调整、限薪令、影视剧开机数量降低等影响,公司演员业务量明显减少、片酬大幅降低,业务收入同比下降63.96%而成本同比下降54.58%,因此艺人经纪业务毛利率同比略有下降。

业绩不好,北京文化还遭遇了股东内讧危机。

4月29日,北京文化原副董事长娄晓曦在微博发布实名举报,称北京文化涉嫌财务造假,列举大量材料,并称举报已获证监会受理。

当天深夜,北京文化发布声明回应娄晓曦实名举报公司财务造假:公司原副董事长娄晓曦因涉嫌挪用资金罪,已出逃海外。

在内讧的同时,北京文化的多名重要股东已在不断减持。

娄晓曦控制的西藏金宝藏自2019年开始频繁减持,目前已将持股比例降至5.61%,并在近期宣布,计划继续减持600万股股份。

另一股东华力控股所持股权则被冻结。

7月6日,北京文化发布公告称,上海金融法院于7月4日至5日在“公拍网”司法拍卖平台上对华力控股持有的公司无限售流通股5447.36万股分2笔进行网络拍卖。

经公开竞价,竞买人青岛西海岸控股发展有限公司,以最高应价竞得上述股份共计5447.36万股,拍卖成交价共计3.82亿元。

拍卖过户完成后,华力控股持有公司股份5403.67万股,占公司总股本7.55%;西海岸控股持有公司股份7785.0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0.87%。

正是由于上述原因,北京文化虽能押中爆款,可股价总是脉冲上涨一波后迅速回落,长期来看更是迭创新低。

这次,结果会一样么?

企业拆迁律师

拆迁补偿律师

律师在线

一分钱没给我们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