酚醛泡沫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酚醛泡沫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黑客与艺术家吕骋和他的渡鸦科技

发布时间:2021-01-21 05:55:41 阅读: 来源:酚醛泡沫板厂家

在关于吕骋的采访中,这张照片被广泛使用。照片中,他正在喝的是一罐可乐——是的,他只喝可乐,从来不喝水。渡鸦科技的创始人兼 CEO 吕骋,有太多和同龄人不一样的地方,这只是其中一点而已。

吕骋 1990 年出生于陕西西安,6 岁开始学习钢琴,接触计算机。高中被交换到新加坡上学,后来进入英国利物浦大学,专业是数学。大学的最后一年,他的大部分时间都在伦敦艺术大学,与艺术家在一起。他曾经疯狂地打游戏,直到加入魔兽争霸半职业战队,带队打到全球总决赛。

大学期间,他还有一个创业项目 timeet,是在宿舍里和几个哥们儿做的一个基于时间匹配的社交工具,在英国的大学里迅速火爆。大学毕业后,他放弃了牛津大学、UCL 等众多名校的研究生 offer,回国创业,在今年 5 月份成立渡鸦科技。他既能够黑进国内外大学里的教务系统把数据抓下来做成一个时间匹配的社交应用,也能够在自己的产品发布会上亲自选出戈雅的《1808年5月3日的枪杀》和蒙德里安的《红、蓝、黄构图》展在门口。他是一个黑客,也是一个艺术家。

那场今年 11 月份的发布会,产品是音乐播放器 App“乐流”。凡是用过这款 App 的,几乎都会用“极简主义”来形容它。整个“乐流”的页面没有任何按键,按住屏幕任意位置,说出你想听的,乐流就会在 50 毫秒之内播给你听。支持歌曲名、歌手名、专辑名、曲风、任意一段歌词等多种指令搜索。下滑专辑封面切换到下一首,左滑封面是暂停,上滑可以分享到社交网络。摇一摇切换到英文输入,或者打字搜索。

“乐流”没有摆在面前供用户选择的歌单,没有歌手和神曲排行榜。所以,你一定要清楚地知道你想听什么,哪怕是“随便来一首”呢,你也得说出来,“乐流”才会开始播放,没有加入向右滑动碟片封面这个手势,没有加入歌曲快进功能,也没有播放上一首的功能。

就是这样一个简单到简陋的 App,上线 30 个小时在 App Store 音乐类免费排行榜冲进前 50 名,上线 60 小时进入前 20 名。

“乐流”之外,渡鸦科技的另一个项目是 Project Flow。现有的以应用为基础的操作系统是在打断和切换中完成交互的,Project Flow 将以全新的交互方式让人机交互与人人交互更加流畅。

吕骋说,他一直有个“操作系统”梦,要打造一个完整的智能手机解决方案,“乐流”(Music Flow)其实是整个 Project Flow 里的音乐功能部分。

他说,做产品要有六种境界:useable, accessible, well-designed, carefully crafted, master piece 和 piece of art。多数人仅仅止于 well-designed,至于把自己的产品当作艺术品来坚持的,则更是少之又少。

有一系列的数字可以说明渡鸦科技的发展路径:一分钟 + 48 小时完获得了 300 万美金的天使轮融资;6 月入选微软加速器第五期项目,入选率低于 6%;7 月设立硅谷办公室,入选 Y Combinator Winter 2015 Batch,入选率低于0.3%。

渡鸦是一种极为聪明的鸟类,在美国西南部的加利福尼亚地区生活了至少二百万年。在《圣经》中,渡鸦叼起了耶稣的裹尸布,耶稣复活,一个新的时代到来。这也是吕骋把公司取名为“渡鸦科技”的原因。

吕骋在最近写的一篇文章里说,现在是一个“trending era”(趋势时代)。信息过于发达和透明带来的负面效果之一就是平均每个人单位时间内接收的信息已经远远大于独立产出的信息,因此第一时间内不能迅速被广泛传播的信息内容往往即刻湮灭了,剩下的就变成了热门话题(hot trend)。这一点,从 Twitter 和微博的原创数远小于转发数来看,也是可以得到印证的。每天用户所关注的热门话题也不足20个。而从“乐流”的数据来看,“随便来一首”占整个用户语音指令的 40% 以上。然而从实际情况来看,当用户说“随便来一首”的时候,并不是真的能够接收“随便”。我们曾经做过一个有趣的测试,当用户说“后摇“的时候,推送了一些毫不相关的流行音乐和郭德纲的相声,结果意料之中的是这些用户马上退出了乐流。

因此,当用户说随便来一首”的时候,真正想要表达的是,“我不知道我想要听啥,但我很清楚我不想听啥,请你在我想听的这些里面随机播放”。要想实现这样的效果,需要大量的模型训练。一个人的音乐审美偏好受诸多因素影响。从机器学习的角度来说,仅通过现有的训练模型是远远不够智能的,从根本上来说硬件的 sensor 就不够(只能记录触碰,语音,加速度,位置)。从历史的角度来说,生活在趋势时代的我们似乎已经越来越丧失审美了。因此乐流的后台更多的数据贡献,除了“随便”以外,是和当下的趋势歌曲高度吻合的(《小苹果》,《我的滑板鞋》等)。

他说,假设在很远的未来,sensor 已经非常牛逼,可以感受到你所有细微的参数变化,那么从理论上来说,极致的音乐场景是可以通过大量数据和复杂算法实现的。那时的“乐流”将会只有一个按钮:播 / 停。“从用户的角度上,这确实做到了最极致的傻瓜化,可是从每个人脑的视角看,我认为我们的大脑发生了某种程度的退化。”

科技的发展进步使我们的思维决策流程大大简化,需要我们做的慢慢地从一系列的关联行为流程逐渐过渡成了最终决断——要或不要。换句话说,我们在逐渐训练我们的大脑,从基于神经元的生物思维方式逐渐转变成0/1(要/不要)的二进制思维。

但是,这真的是我们想要的未来吗?吕骋问。他说,回到初衷,人类在科技上做出的所有努力的终极目的都是自我解放,而在这个漫长流程中又不断出现了新的枷锁。“从推动这股力量茫茫众生的微不足道的一员的渡鸦来看,我们不希望培养只会 0 和 1 的二进制大脑,我们也无法接受越来越多的独立个体沦为整个社会机器下的’庸众’。既然现在点火只需几秒钟,我们应该利用好科技为我们省下来的数个小时,去吸收新的知识,探索新的未知。We need to creating new trends, not be part of the existing one。”

天下策

妖神记手游最新版本

洪荒仙侠游戏

精灵世界内购破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