酚醛泡沫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酚醛泡沫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鸟人艺术角逐3G时代数字音乐三强

发布时间:2021-01-20 12:56:42 阅读: 来源:酚醛泡沫板厂家

周亚平把内容提供看作3G产业链条上的核心资源:虽然现在渠道和平台的地位被人们强调很多。既然3G时代有可能出现巨无霸企业,那么对手是谁?周亚平不愿透露对手的名字,在他看来真正有竞争力的不过三、四家

“2005年是中国数字音乐元年。”北京鸟人艺术推广有限责任公司的周亚平这样评价道,“彩铃业务的兴起让唱片公司真正看到了曙光,让我们觉得自己不再是夕阳产业。”

在流行音乐市场沉浮了二十几年的周亚平对3G充满了渴望,他认为数字音乐将迎来一个新的井喷期。说这话时,他的语气有几分激动。他兴奋的表情和身上的休闲装、棒球帽一样,很难让人相信,他已过知天命之年。

“谈流行音乐,不能不谈市场”

“流行音乐本身就是一个商业的东西。”2004年,鸟人艺术旗下歌手庞龙的《两只蝴蝶》唱遍了大街小巷,轻松上口的旋律和巨大的市场潜力似乎为周亚平的话做了最好的注解。

周亚平从1982年就开始接触流行音乐,直到1988年他调入北京文化艺术音像出版社,推出迟志强的《大狱歌》专辑,才看到市场的力量:原本濒临倒闭的出版社当年就赚了600多万。

1994年,他在工作室的基础上成立了鸟人艺术推广有限责任公司。然而让他始料未及的是,盗版开始猖狂,原创音乐陷入低迷期。

1994年,周亚平签约了歌手含笑、李琛和后来《两只蝴蝶》的作者牛朝阳。虽然歌手含笑的《飞天》赚足了名气,可公司基本没有挣到钱。1998年周亚平推出歌手组合人制造时虽然形势有所好转,但真正的契机还是2004年庞龙和《两只蝴蝶》火了之后带来的增值业务收入。

周亚平说,传统唱片公司有三种赢利渠道:

第一,通过发行唱片CD挣钱。但由于盗版严重,正版销售量几乎不能超过盗版的5%。由于盗版已经形成庞大的供货渠道,正版唱片发行商的触角根本伸不到省辖市以下的市场。

第二,演员商业演出。对唱片公司来说,这是一块较大收入。但仅通过歌手一场场演出挣钱,一个唱片公司很难实现原始资本积累,不能获得充足发展。所以,商业演出并不是能让唱片公司做大的渠道,只是生存的可能。

第三,签约歌手的广告代言。由于这一途径并非对任何艺人都合适,所以一直以来收入不高。

2002年短信业务开始火爆,2003年彩铃业务开始火爆。音乐无线下载让唱片公司看到了商机。唱片公司只要将内容做好,对版权管理好、保护好,就有可能在竞争中取胜。然而事实并不那么简单。

音乐、市场、法律:一个都不能少

“如果我们想要打官司,那太容易了,上大街转悠几圈回来就是几个案子。”周亚平法律知识的积累得益于多年来和侵权案的不懈斗争。

2005年11月,在广州赛区落选的“超级女声”邵雨涵首张单曲专辑《我是超级女声》当中,邵雨涵翻唱了庞龙脍炙人口的《两只蝴蝶》。周亚平将北京九州音像出版公司和广东飞乐影视制品公司诉至朝阳法院,要求停止侵权并赔偿经济损失20万元。

被起诉公司回应称,鸟人文化的起诉理由不能成立,因为在出版发行涉案专辑前,他们已经向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交纳了版权使用费用,因此,对歌曲的使用是合法的。

事实上,法律规定,对发表作品的使用有两种情况:一种是作者没有声明,谁都可以随意使用。这种作品一般称为法定许可作品。他的使用根本不用经过允许;另一种是发表时作者做了声明或版权人做了声明,这种作品是不能随便使用的。

“我们的作品在发表时我都会刊登声明,这是我们对权利的保护,我们不在法定许可作品范围内,我们是登了声明的。”周国平认为,保护好作品版权是唱片公司盈利的一个重要途径。他认为即便是在3G时代,唱片公司的掌门人也应该既懂市场,又懂音乐,还懂法律。这三个因素,一个也不能少。

目前,在SP、WAP和RVR等渠道中,也存在侵权现象。一些渠道商的数据平台是隐藏的,版权人很难查出。周亚平也会求助专业公司调查网上侵权,以保护公司的权利。这也许就是在3G时代把公司做大的一个首要条件。

3G时代的巨无霸音乐公司?

“如果两年前,你说唱片行业会出现规模很大的公司,我不相信。但现在我会说,3G时代一定会有这样的公司出现。”当然,周亚平说,这意味着自己的公司也有机会。

“新技术、新媒体、新平台给唱片公司经营带来了巨大变化。只要唱片公司能出好产品,我在家睡觉时都能挣到钱。这跟传统经营方式有天壤之别。” 周亚平把内容提供看作3G产业链条上的核心资源:虽然现在渠道和平台的地位被人们强调很多,但增值业务会由现在的高潮期过渡到平缓期。“彩铃只是好玩的时髦的东西,并非真正意义上的消费。真正有意义的是单曲的消费,虽然在互联网上是免费使用的,但量的积累蕴藏着巨大商机。”

而且,在周亚平看来,唱片公司作为内容提供商,并非有钱就能做好。他拿出一份1997年的流行歌曲排行榜榜单。上面罗列的嘉华、天星、星工场、三雄等唱片公司几乎和鸟人文化同时建立,现在大部分已经不复存在,仅有的几家也规模不大。

既然3G时代有可能出现巨无霸企业,那么对手是谁?周亚平不愿透露对手的名字,但在他看来真正有竞争力的不过三四家。

从去年开始,就有风险投资商开始和鸟人文化接触。这个产业链中一些比较大的企业也想与鸟人文化深度合作,探讨融资事宜。

但周亚平说,即便没有外部资金进入,鸟人文化也在脚踏实地地为3G作准备。目前,鸟人文化旗下有十几位歌手,2006年预计出至少7张专辑,包括专辑在内约有100首歌将进入市场。“其实我们现在的状况是最幸福的。人生就是一个追求的过程,即便是成功了,也还是会觉得过程最美好。”

为什么会把公司的名字叫做鸟人艺术呢?周亚平说,“鸟人就是天使,传播音乐的天使。这名字雅俗共赏,让人难忘。当然我们也希望自己的事业,能够像鸟一样高飞。”

有了3G的东风,鸟人文化会好梦成真吗?

猎场变态版

炼妖记破解版

魂多多官方版

妖怪金手指